歷史為證,故意忽視是反閃主義

不過也有自稱基督徒的人不僅忽視、還拒絕向猶太人傳福音,不但刻意如此,還相信他們這麽做是對的。

有些人就只是害怕被拒絕,眾所皆知的緣故,許多猶太人民不願將耶書亞的主張以及新約New Testament納入考量。假如這就是他們唯一的理由,可以鼓勵他們放下恐懼,向神禱告賜福他們的果效,然後藉由彌賽亞獻上的神的愛與寬恕,以與猶太人積極交流來服從大使命Great Commission

其他人覺得猶太人民說不想聽到耶書亞的事情,他們應當尊重猶太人民的感受。對這些人的救濟remedy是,比起他們的覺得,給予經文Scripture愈來愈多的重視,進而復興renew他們的果效 - 委婉地tactfully慎重地sensitively,依主的引領 - 在福音的真理中與猶太人交流。

然而,其他不依靠情緒的人對向猶太人的佈道法Jewish evangelism敬而遠之,還以客觀事實試圖合理化。不向猶太人傳福音的常見理據源自納粹大屠殺Holocaust。六百萬猶太人死於納粹之手。在希特勒支配國教會state churches的十二年期間,面對有形的邪惡visible evil,國教會的安靜與無力聲名狼藉notoriously;此外,假如主流的基督徒神學實際上並非是反閃主義的神學,對猶太人與猶太教的冷淡,足以讓病毒性virulent反閃主義所表達的神學橫行無阻unchecked。許多善意的基督徒問,怎麼辦?面對在這種經由教會的罪愆sin,我們敢對猶太人告訴他們應當信靠耶穌Jesus嗎?

答案有兩方面。一方面,「怎麼辦?」問題的回答是:「謙卑地。」基督徒應當要樂意肩負教會在猶太人方面的負擔。我們不應當說:「不良的基督徒神學是自由派搞的,他們不是真正的基督徒。國教會不是真正的基督徒在運作。」取而代之的是,他應當承認:「犯下反對猶太人慘事的人們有可能是我在基督裡的弟兄。確實是不是我的弟兄我不知道,但我不會泯滅我的良心斷然否認有這個可能性。」[#1]

此外,我們對猶太人的立場,在納粹大屠殺方面,應當不抱期待地尋求寬恕。我們應當承認教會犯過的罪愆sinned。並且我們應當祈求寬恕。但為何猶太人要饒恕grant呢?教會做了甚麼去贏得猶太人民的寬恕?寬恕中的一個要素是恢復原狀restitution。教會,或者是任何人,要怎樣才能讓六百萬人的死恢復原狀?到頭來Ultimately,答案只有神能恢復原狀。納粹大屠殺殘忍到能讓too horrible to allow任何人類行為human act或人類行為的組合為其付出代價。只有神,以他奇蹟般的方式,藉由耶書亞彌賽亞Yeshua the Messiah帶來治癒,耶書亞彌賽亞能還原人心hearts of the living到他們能寬恕的狀態。非基督徒有權期待猶太人對納粹大屠殺的寬恕,而事實上從沒有經由耶書亞彌賽亞治好內心的猶太人那裡,他也許不會得到這樣的寬恕。

然而,基督徒應當向猶太人傳福音。為甚麼?因為這是真理,因為這是必要的 - 沒有耶書亞的猶太人民,像是外族人民,注定永遠滅亡eternal destruction;[#2] 此外,沒有耶書亞,猶太人民的真彌賽亞,猶太人民不會實現經文所應許他們本身的那些輝煌glorious目標。不去傳福音給猶太人是所有反閃主義行為中最糟的。因此,別管納粹大屠殺 - 以及異端審判所Inquisition集體迫害pogroms,與一切其他的慘事 - 基督徒必須背起take up福音 [#3]、向猶太人傳福音。因著沒有耶書亞,猶太人民(與其他的人民)、個別和集體,沒有盼望。[#4]


譯按:

  • [#0] 本文的翻譯使用華人基督教會常用的中文詞彙。
  • [#1] 原文:"I don’t know for certain that they really are my brothers, but I will not massage my own conscience by denying the possibility categorically."
  • [#2] 參考《帖撒羅尼迦後書》一章十九節。
  • [#3] 參考《馬太福音》十六章二十四節。
  • [#4] 參考《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十三節。

有鑑於中文環境的文章充滿對彌賽亞猶太人的毀謗與抹黑,這是一個翻譯嘗試。
(對譯文有任何問題,請聯絡 Hsin-lin Cheng <lancet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