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法之下」與「律法之功」

許多有關妥拉的基督徒神學基於兩個保羅所發明希臘文措詞的誤解。第一個是 upo nomon ;出現在羅馬書、哥林多前書與加拉太書十次,並且通常譯成「律法之下under the law」。另一個是 erga nomou ,在羅馬書與加拉太書找到十次,有著輕微的變動,翻為「律法之功works of the law」。

無論保羅是否試著以這些措詞溝通,有一件事情是清楚的:保羅看作它們是負面的:「律法之下」是不好的、「律法之功」是不好的。基督徒神學通常理解第一個的意思為「持守在妥拉的框架之內within the framework of observing the Torah」,第二個則是「妥拉順服的行為acts of obedience to the Torah」。這個瞭解是錯的。保羅既不認為活在妥拉的框架之內是不好的,也不認為遵守是不好的;與其相反地是,他寫道妥拉是「聖潔、公義、良善」(羅馬書七章十二節)。

克蘭菲德 [#1] 已經闡明了這兩個片語;他首先論及這個主題是在一九六四年所發表,[39] 並且他已總結在他精湛的羅馬書註釋。[40] 這裡他寫道,

⋯ 保羅時期擁有的希臘文並沒有與我們所說的「律法主義legalism」、「律法主義者legalist」、「律法主義的legalistic」相對應的詞組。這意味著他缺乏便利的術語來表達至關重要的區分,因此肯定嚴重阻礙澄清基督徒關於法律立場的工作。有鑑於此,我們應當總是、我們思考、準備去認真對待保羅的聲明,乍看起來似乎是貶低法律,實際上導向不反對法律本身,而是反對誤解與濫用我們現在有的便利術語的可能性。保羅曾在地勢險要的地方開拓著。[41]

假如克蘭菲德是對的,就如我相信他的那樣,我們應當尋求與保羅同樣的開拓精神。我們應當瞭解 erga nomou 不是作為「律法之功」,而是作為「以律法主義進行特定妥拉誡命的聖言持守」。同樣地,我們應當理解 upo nomon 意思不是「律法之下」而是「從誤用妥拉進入到律法主義,屈從於系統的結果」。這些片語在猶太新約譯本中是這樣翻譯的。

措詞 「屈從」是個重點,因為 upo nomon 的語境總是傳達壓迫感。保羅很清楚這點,就如可從哥林多前書九章二十節見到,然而,在他說著為了沒有妥拉的他們,他變得像是沒有妥拉之後,他強調他自己不是沒有妥拉而是 ennomos Christou , 「守法」或是「守彌賽亞的妥拉」。他使用不一樣的用語,以 ennomos 代替 upo nomon,區分他與妥拉的無壓迫關係,現在,他是與彌賽亞聯合,使他注意到的人民(大概是外族人![42]),他們自己恰當地「守法」於聖潔、公義、良善的妥拉,而不是受制於律法主義所歪曲產生的沈重感。

假如上面對 upo nomonerga nomou 的翻譯用在二十處出現這些片語的經文,我相信這會讓妥拉的基督徒神學變好。


原書註解:

  • [39] 克蘭菲德 C. E. B. Cranfield, "St. Paul and the Law," in Scottish Journal of Theology (1964), pp. 43-68.
  • [40] 克蘭菲德 Cranfield (op. cit. in footnote 6, above), volume 2, pp. 845-862.
  • [41] Ibid., p. 853.
  • [42] 關於為甚麼「他們在律法之下」的他們是外族人,請見《猶太新約譯本註釋》,哥林多前書 9:20 的註記。

譯按:

  • [#0] 中文聖經通常錯譯 Works Of The Law 為行律法,應為「律法之功」。
  • [#1] 克蘭菲德 C.E.B. Cranfield,新約學者。

有鑑於中文環境的文章充滿對彌賽亞猶太人的毀謗與抹黑,這是一個翻譯嘗試。
(對譯文有任何問題,請聯絡 Hsin-lin Cheng <lancet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