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書亞同為以色列人民

以一種有趣的方式來思考福音,想一下同時作為個別與群體的福音:彌賽亞耶書亞代表了以色列人民、他親密認同以色列人民。正如個人信任耶書亞與他聯合並且「沉浸」(洗禮)到耶書亞的所有之中,包括他的死亡與復活 — 為了讓他的愆性Sin nature視為已死,他的新性,因著聖靈的權能,視為活著 — 正如彌賽亞的親密認同適用於個人,所以彌賽亞同樣地認同並且體現了以色列國。

「新約」中首度遇到這個概念是在馬太福音二章十五節,據說耶書亞被帶到埃及,「發生這事是為了滿足上主Adonai已藉著先知說的,『我叫了我的兒子出埃及。Out of Egypt I called my son.』」這段經文引用了何西阿書十一章一節。然而,在先知何西阿的上下文中清楚地說著不是關於未來的彌賽亞,而是關於以色列民族與出埃及記Exodus

有人指責馬太福音在此是誤用聖經,罔顧經文斷章取義然後應用於耶書亞。他有罪嗎?要回答這個疑問,我們應當留意拉比使用來解釋經文的四種方式:

  • P'shat(直接)— 字面、簡單意義的文句,現代解釋者稱為歷史與文法釋經法。[#1]
  • Remez(暗示)— 獨具特色的文句被視為暗示著比起字面意義所能傳達的更為深入的真理。
  • Drashmidrash 米大示(搜尋)— 創意用於搜尋其餘有關聖經的文句、其他文學或是生活經歷,為了發展寓言上或是講道上的文句應用。這涉及到釋經法 — 不僅是從文句本身提取實際的意義 — 還讀進某人自己的想法進到文句並且釋經。
  • Sod(秘密)— 某人操作希伯來字母的數值;舉個例子,藉由「偶聯性想法」[22],兩個單字的字母總和數字相同會是揭示秘密的好候選。

馬太福音濫用經文的指責僅立足於假如他只用 p'shat 處理。正如我們說過的,何西阿十一章一節的 p'shat 是應用於以色列民族而非耶書亞。

但也許馬太福音是用米大示midrash,把彌賽亞讀進處理以色列的經文?許多拉比使用同樣的手段;他的讀者可能不會有異議。

然而,我相信馬太福音都不是這樣做的,卻是給予我們 remez,一個非常深入的真理暗示。以色列被稱為神的兒子遠在出埃及記四章二十二節。彌賽亞以神的兒子形式存在的些許經文早於馬太一章十八到二十五節,反映於塔納赫的章節,例如以賽亞書九章六到七節、詩篇二章七節與箴言三十章四節。因此Son等同於兒子son,耶書亞與以色列民族畫上等號。這就是為甚麼馬太福音經由呼喚耶書亞逃往埃及暗示著何西阿書十一章一節的「滿足」。

這個借代的想法可以在全本聖經中找到,有時候是福有時候是禍 — 在亞干的罪愆(約書亞記七章)、在以色列與她的王之間的關係(在塔納赫的許多地方,舉個例子,列王紀上九章三到九節)、在羅馬書五章十二到二十一節,在哥林多前書十五章四十五到四十九節,還有以賽亞書有爭議的「僕人段落」(四十二章一到九節、四十九章一到十三節、五十章四到十一節和五十二章十一節到五十三章十二節)。事實上,以賽亞書五十三章是否提及以色列或是當時未出生的彌賽亞的爭議,消融於回想起以色列的彌賽亞體現了他的人民。同樣地,考慮以賽亞書四十九章一到六節的這些詞句:

上主Adonai⋯對我說,『你是我的僕人,以色列,我會被榮耀在其中』⋯並且現在上主Adonai說,⋯這事微不足道,你應當是我的僕人,升起雅各眾支派並且還原以色列的存續;我會予你作為萬邦之光,我的救贖直到地的盡頭。』」

以色列還原以色列的存續?誰是「萬邦之光」?猶太教瞭解這作為目標會藉著猶太人民而被滿足。基督徒立刻會想到約翰福音八章十二節,耶書亞說過他自己,「我是世界之光。」我認為猶太人民會是萬邦之光,我們應該如此,當我們有他在我們裡面,他是世界之光。

這個概念,彌賽亞體現了猶太人民,信徒不該見怪,恰好可從耶書亞與教會中得知。教會作為身體,其中耶書亞是頭的話題是甚麼意思呢?或者聖殿之中他是房角石?借代的概念是很熟悉的。但是教會沒有清楚地掌握以色列的聖者,耶書亞,不僅與教會一起,而且與猶太人民同在。當基督徒完全地消化這個概念,並且可以傳達給猶太人,藉著耶書亞彌賽亞,憑著他與以色列同在的身分,猶太人民會實現他們命定,然後猶太人民會呈現較不疏遠且更為迷人的福音。並且教會將變得對此更加信實。

是真的,全是真相,除了真話沒有別的The truth, the whole truth, and nothing but the truth」?耶書亞說,「我是⋯真理。I am ... the truth.」然而他認同以色列。信徒在福音中經由辨認耶書亞獲得真理。但假若如此,他也是這樣,無論猶太人或是外族人,必須認同猶太人民,與耶書亞一齊認同。否則他沒有同為耶書亞。這是真理!「汝等必曉得真理Ye shall know the truth」 — 耶書亞,認同猶太人民 —「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and the truth shall make you free.」[23]


原書註解:

  • [22] 這個用語由阿瑟·庫斯勒 (Arthur Koestler),同化的猶太世界主義政治哲學家與小說家,在他的書《創造行為 The Act Of Creation》(1964) 中所創。
  • [23] 約翰福音 8:32。

譯按:

  • [#1] 美國的神學教育單位簡稱為「歸納法查經」。

有鑑於中文環境的文章充滿對彌賽亞猶太人的毀謗與抹黑,這是一個翻譯嘗試。
(對譯文有任何問題,請聯絡 Hsin-lin Cheng <lancet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