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教會與以色列:現期

在未來,「所有以色列都會被拯救。」在塔納赫Tanakh裡,也就是說,在希伯來思想裡,「所有kol」這個字的意思,不是指由每個獨立個體構成的集體,而是由主要的部分、不可或缺的部分、相當重要的絕大多數所構成。因此我相信當「所有以色列」被拯救,這不會是每個猶太人都信靠耶書亞,但猶太民族會是信仰的大多數並/或是信仰的體制。用摩西的隱喻,彌賽亞猶太人會是「頭而不是尾」。[13](請見附圖 2G。)

我相信彌賽亞猶太人在我們的日子再現是神拯救所有以色列過程中顯著的階段。假如附圖 2G 是終極目標,並且附圖 2E 顯示該處境如實存在直到最近,接著附圖 2D 不僅描繪了古代歷史舞台,而且相似於現在與不遠的將來,藉著附圖 2F 的呈現,顯出我們正開始恢復我們的往昔。在耶書亞裡的猶太信徒再度有可能識別自己同為猶太人和彌賽亞信徒Messianic,並且是以社會上認可的方式表達這個身分。這在歷史上看來已經來臨,因為在最近三百年來的經濟與社交生活,西方政治自由大幅增長的現象,無疑表明神給人的愛。在此之前,極少數的人可不能指望藉著聲稱是雙方的一部分,在兩個大得多的社會實體中去引起根本性的改變。今日試圖在這離譜、不大可能的任務(不大可能是依世界的標準,但依神的標準則不是),受到多元化民主國家保護我們的自由。就政治自由增長方面,1718 年約翰·托蘭德在他的書《拿撒勒人Nazarenus》[14] 中已經能建議「⋯從猶太人之中而來的基督徒」應當持守妥拉。就經濟自由增長方面,十九世紀的英格蘭猶太基督徒運動能在阻礙較少的情況下進展。還有就社會自由增長方面,隨著在溝通的進展,對我們是有可能的,今日,我們膽敢期待彌賽亞猶太人會成功達到醫治教會與猶太人民之間分裂的目標。

這是彌賽亞猶太人與有同理心的外族基督徒的任務,承擔我們早先說過的 tikkun-ha'olam。就是這些人,因為他們共同信靠猶太人彌賽亞耶書亞,可以一起努力復原undo猶太人民與教會進入兩種看似分離的神的子民的狀況所造成的傷害。猶太人民必須更深地瞭解 — 自由地、欣然地,而不是藉著脅迫或是欺騙 — 由來已久猶太人竭力的目標將會被實現,唯有當猶太人民逐漸瞭解並且信靠耶書亞,猶太人彌賽亞。教會必須更深地瞭解 — 自由地、欣然地,而不是藉著脅迫或是欺騙 — 目標將會被實現,唯有當任何公然或掩蓋形式的反閃主義或冷漠疏遠已經消失,公認與猶太人民親密團結一致。

這難道是遠大的目標嗎?我們活在激動人心的年代,就如我們看見歷史席捲之勢朝向保羅的預言:所有以色列都會被拯救的滿足。當我們努力朝向實現那終點,我們被裝備以正確的方式理解以色列與教會之間的關係是不可或缺的。


原書註解:

  • [13] 申命記 28:13
  • [14] John Toland, Nazarenus, 1718; quoted in both David Rausch, Messianic Judaism: Its History, Theology and Polity (New York and Toronto: The Edwin Mellen Press, 1982), pp. 51-54 and Hugh Schonfield, The History of Jewish Christianity (London: Duckworth, 1936), pp. 205-208.

譯按:


有鑑於中文環境的文章充滿對彌賽亞猶太人的毀謗與抹黑,這是一個翻譯嘗試。
(對譯文有任何問題,請聯絡 Hsin-lin Cheng <lancet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