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欖樹神學

暫且離開栽培橄欖樹的悲慘歷史發展片段,進入看似分離、兩種神的子民的狀況 — 為了瞭解橄欖樹對神學的影響,讓我們查驗橄欖樹的延伸比喻。受栽培樹是唯一的,這意思是說,只有一個以色列,不是兩個。野橄欖樹枝(外族人)藉著信靠彌賽亞已經被接上,「藉著基督的血已經接近」[11],為了讓他們如今被引進以色列的共同體當中。但他們不是如此,卻像取代神學那樣,新以色列。絕非猶太人與外族信徒一起構成新以色列,因為剪除的樹枝也仍然可識別為以色列,即使他們沒有活在流經他們的樹汁液之中。因為神奇蹟般地保存他們,為了讓失去水分的分離樹枝如往昔一般,讓他們可以因著信被接回。因此未得救的猶太人(剪除的天然樹枝)、得救的猶太人(附在樹上的天然樹枝)與外族信徒(被接上的野樹枝),其中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持續參與在獨一以色列之中;而此事實需要被以色列與教會任何的正確神學考慮在內。

在「橄欖樹」段落或聖經的任何地方並沒有一個字有分裂這個應許說,地上的給猶太人,天上的給教會。然而,神造了兩種應許。在關係到個別救贖的應許方面,並不分猶太人或希臘人(加拉太書三章二十八節)、之間沒有差別(羅馬書十章十二節)、沒有敵視的牆阻隔(以弗所書二章十四節到十九節)。在另一方面,有應許留給以色列國、猶太人民,並沒有直接分享給外族國家、團體與個別外族信徒 一 儘管值得注意到,也有某些外族國家的應許(提一個例子,以賽亞書十九章二十四節到二十五節給予擔保,神會隨著以色列祝福埃及與亞述;為了讓身在這些國家的部分外族信徒經歷這些祝福)。

現今以色列共同體的處境是,從多國來的外族人認定猶太人彌賽亞,但以色列國中大多數還不是。假定加拿大、印度、奈及利亞、澳大利亞與其他不列顛共同體國家的公民認定伊莉莎白二世為他們的女王,但絕大多數的英格蘭人,連同不列顛政府,卻不是如此。在此境遇之下,這會被錯誤地說,大不列顛已不再是這個共同體的成員了,但事實上它仍然是其中平等的核心成員。這也將會被英格蘭不正確地同意,伊莉莎白不是女王。更確切地說,人們只能設法說服他們 — 絕大多數的英格蘭人與他們的政府機關一同 — 忠於伊莉莎白二世,事實上的女王。[12]


原書註解:

  • [11] 以弗所書 2:13
  • [12] 對於這個比喻我要感激 Daniel Juster, Growing To Maturity ([Gaithersburg, Maryland: Union of Messianic Jewish Congregations], 1982), pp. 253-254

有鑑於中文環境的文章充滿對彌賽亞猶太人的毀謗與抹黑,這是一個翻譯嘗試。
(對譯文有任何問題,請聯絡 Hsin-lin Cheng <lancet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