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處境化的第四種傳福音方式

確實任何猶太人都可以、像是保羅,成為彌賽亞信徒而保持猶太身分。儘管如此,認為這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是很大的誤解,因為忽略了一點。原因在於神學。從社會學的觀點來看,猶太人只是另一種文化,就像薩摩亞人(實際上沒這麼簡單,因為有很多種猶太文化)。

但是在神學上,猶太人是獨一無二的,因為神揀選他們作為帶給世界救贖的媒介。全部希伯來聖經印證了這一點,新約聖經也是如此(請見約翰福音四章二十二節;羅馬書三章二節、九章四到五節)。猶太人都是神的子民,在某種意義上並不適用於地球上的其他人民。正因為如此,新約比比皆是神學上進退兩難 [#1]、有著危險通道passage的石頭地。[#2] 其他人是怎麼面對加拉太書三章二十八節(絕不分猶太人或希臘人)或以弗所書二章十一到二十二節(在中間阻隔的牆)的呢?假如法國人基督徒法國化其他信徒,會引起任何教義上的問題嗎?但是假如彌賽亞信徒從事猶太化 — 要當心!

不,猶太人民超越文化,他們是神的子民。因此,有關猶太人的任務並不是去對臨到非猶太人的福音處境化,不是以他們的異教徒歷史,而是以神學上正確的方式,給在歷史上與在聖經Holy Scripture永恆的一部分中,作為傳達神的救贖角色的猶太人民,面對面傳達福音。以第四種傳福音方式傳福音給神的子民是必須的

換句話說,福音以外族人形式為猶太人處境化是一種雙重轉移double diversion。原本傳福音的猶太形式為了外族人處境化 — 這是保羅的偉大貢獻。然而,如早期的彌賽亞猶太社群在艱難的時代跌倒而消失,原本呈現在福音中的猶太本質也隨之煙消雲散,為了讓福音外族處境式Gentile-contextualized,福音被剝奪了唯有的猶太地基,猶太信徒被迫躺在普洛克拉斯提的床上 [#3]。最近,隔了一代的福音(從猶太立場來看)被重製、處境化,讓福音「看起來」更猶太些。但是雙重適應double adaptation並非和原來的相同。盯著第二面鏡子上所反射在鏡子上的人們並非和盯著他們相同。

第四種傳福音方式需要的並非是以外族人的福音為猶太人處境化,而是猶太本質的還原,還原已經模糊不清的福音實際上的樣子。除此之外,外族基督徒太需要還原猶太本質的福音所將要帶給他們的觀點。

但許多信徒對於還原福音的猶太本質與鼓勵彌賽亞猶太人表達他們的猶太身分而感到不安。他們懼怕這將會在外族基督徒中引發感覺像是王國二等公民的精英主義。這是一個真正的陷阱,並且聖經警告要防備在彌賽亞的身體裡分裂猶太人與外族人。然而,新約也給予擔保,經由一靈服事一神,在耶書亞裡同歸於一。因此,願所有信徒,猶太人與外族人相互合作,避免令人反感的比較,比較只會服事敵擋者 [#4]。願每個彌賽亞猶太人與每個外族基督徒展示在他的生命當中,這些引發自他屬靈意識與身分的猶太本質要素,而不感到表達過多或太少的自責。但願每一個人對神的帶領保持開放,為了讓他在生命層面,如同其他人一樣,可以與耶書亞,同是猶太人與外族人的彌賽亞的形象愈來愈相符。

經警告防備菁英主義與分裂,我們要提問還原福音的猶太本質實際上的細節。現在我們把注意力轉向這個疑問。


譯按:

  • [#1] 原文是出自古希臘神話的荷馬史詩,Scyllas and Charybdises,諺語意思為「進退兩難」。
  • [#2] passage,在此譯為通道。通道的另外一個意思是「經文段落」,作者在此故作雙關。
  • [#3] Procrustean bed 典故源自古希臘神話,中文對應的成語為「削足適履」,意思是強求一致。
  • [#4] 這在希臘文可唸作「撒但」,原本的希伯來文意思就是「敵擋者」。

有鑑於中文環境的文章充滿對彌賽亞猶太人的毀謗與抹黑,這是一個翻譯嘗試。
(對譯文有任何問題,請聯絡 Hsin-lin Cheng <lancetw@gmail.com>)